心理咨询_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_湖南心理咨询

怎么才能知道自己需不需要去做心理咨询?

2021-01-04 14:24


一般大众对心理咨询知之甚少。今天普及一下:什么时候需要心理咨询?谁需要咨询?
 
 
1.在心理咨询中,第一原则是:谁痛苦,谁求助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一个家庭,妈妈整天唠叨,孩子觉得无聊。于是孩子受不了了:“妈妈,你要做心理咨询。”而我妈无视了。
这一幕,不要判断对错。妈妈的唠叨可能是一种自我调节的方式。这样妈妈习惯了,孩子不习惯。孩子受不了妈妈的唠叨,但同时又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处理,心里难受。
在这种情况下,相对于母亲,孩子是关系中更痛苦的一方寻求帮助,改变的动力其实更强,心理咨询的效果会更明显。可能有人会说,孩子给妈妈做心理咨询的建议也是一种应对方式,那么为什么无效呢?
原因很简单。我妈还没痛到心理咨询的程度。这种方式可能不是她最需要的。虽然我妈每天都在唠叨,但是一种行为模式背后肯定有好处。
比如一个母亲用这种方式和孩子互动,就慢慢解除了焦虑,和孩子保持联系。相对于心理咨询,“唠叨”使妈妈收益更大,所以忽略孩子的建议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说服别人做心理咨询往往收效甚微。
由此可见,心理咨询的动力需要从一个人的内心出发:谁痛苦,谁求助,谁改变。
 
2.第二个原则:疼痛是一种内心体验,很难从外部衡量
我们痛苦到什么程度?是可以忍受还是不能忍受?是要求助于外界还是自己能消化?只有自己最清楚这个问题。
心理咨询的过程非常重视一个人的内心体验,在判断一个人是否需要心理咨询时也是如此。痛苦的感觉是你在经历着、体验着,所以也就只有你自己最清楚它现在处在哪种程度上。
有些人相信“科学”,愿意借助各种尺度来看自己的抑郁指数和焦虑指数。但这些只是帮助我们探索自我的工具。最后的判断,以及是否求助心理咨询的决定,都要根据自己的内心体验。理解我们的内心体验往往需要我们沉浸其中。
比如作家余华写《活着》的时候,初稿是用第三人称“他”来描述故事的,但是中间写不下去了。然后他做了一个很重要的修改,把第三人称“他”改成第一人称“我”,整个工作顺利完成。内心痛苦的体验也是如此。如果跳出感情,谈痛苦,往往会被卡住。只有把自己投入进去,才能对自己内心的痛苦有更准确的理解和判断。
那么,如何判断自己内心的痛苦经历是否达到了寻求专业帮助的程度呢?我们每个人对疼痛的承受能力都不一样。试着给你经历的痛苦程度排序。比如,想想你经历过的最痛苦的事,体会它带给你的感觉,然后给这种感觉打10分。
想想另一件不那么痛苦的事,体会它带给你的感觉。可能是3分,也可能是2分。根据这两个分数,更容易判断我们目前所经历的痛苦程度。不建议大家在达到10分的痛苦程度后再求助心理咨询,因为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损失。相比之下,8分可能已经是寻求心理咨询的水平了。
 
3.第三个原则:积极的帮助意味着积极的改变
这个原则讲的是心理咨询中的动机。在心理学中,动机是指刺激和维持个体行为并引导其达到某一目标的心理倾向或内在动力。
动机在咨询中的作用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激发功能,就是“谁吃亏,谁求助”。疼痛可以激励一个人寻求帮助。寻求帮助只是改变的第一步。心理咨询要想有好的效果,那就要在之后多下功夫。
这就涉及到动机的第二个功能:维持和调节功能。毕竟心理咨询需要来访者做出改变。变化是如何发生的?动力越强,改变的可能性越大。其中,来访者的主动性非常重要。
在医学领域,有一句话叫“医生不敲门”,意思是医生不主动去敲病人家的门,说“来,我给你治病。”因为容易引起患者的防御心理,患者很可能会说:“我没事,没什么病要治!”
当建议人们做心理咨询时,往往会出现类似的场景。有些学生开始心理咨询后,遇到心理问题会劝朋友去心理咨询,认为心理咨询一定会对他们有帮助。
心理咨询可能真的有帮助,但前提是朋友有寻求帮助的动力。这样在后续的咨询工作中,来访者和咨询师建立的工作联盟足够强大,来访者才能真正从心理咨询中受益。
从这个意义上说,心理咨询师反而是咨访关系中相对被动的那一方。这种被动体现在我们需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来访者做好迈出第一步的准备,做好内心改变的准备。当来访者对此有所准备时,就是心理咨询的“时机”。

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

一般 怎么 去做 自己 才能 知道 需不需要